正文 正文 第295章 宓宫主

cm28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道天行正文 正文 第295章 宓宫主
(cm28http://www.cm28.com)    凤冠女子望向俏公子:“你可是逸域主的公子?”

    俏公子抱拳道:“在下正时逸清尘,前来探望宓叔父,还望宫主行个方便!”

    凤冠女子眼波流动:“公子弱冠时,曾得到一件礼物,可曾带来?”

    俏公子从胸前取出悬挂着的一枚小巧玉璋,轻声道:“长者赐不敢或忘,自那日起就一直挂在胸前!”

    凤冠女子欣慰道:“是域主让你如此吗?”

    俏公子缓缓摇头:“一半是,另一半是感到心静,就一直戴在身上!”

    凤冠女子叹息一声:“姓宓的只我一人,本宫不愿见到外人,故此乔装赠你此物,没想到……你会如此珍惜!”

    俏公子本就有此猜疑,连忙深深一拜:“尘儿不识宫主真身,还望恕罪!”

    宓宫主有些动容:“何罪之有?这些年来竟出落得越加的英武,本宫甚慰……”

    李尘枫看着阴柔的俏公子,心中暗叹,这些“鸟人”眼神好象都不大好,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比自己都厉害。

    “宫主谬赞,尘儿与兄弟这些日子,确实学了许多为人的道理,也觉刚毅了甚多!”俏公子不忘赞声佛子。

    宓宫主望向李尘枫:“确是知礼之人,尘儿倒是没交错朋友。”

    李尘枫恭敬道:“宫主谬赞,尘儿聪慧,教他做人,倒是没费什么功夫。”

    俏公子一脸黑线,反击道:“他是当今的佛子,修心不修身,这三位女子都是他的道侣,另两位是他的朋友!”

    说着指了指梅寒雨三女,惹得三人尴尬羞怒。

    宓宫主眉头轻皱:“此等修行倒是别致,不怕遭人非议?”

    李尘枫叹道:“既修佛心,却不历红尘俗世,佛心便难全,佛法也就残缺,更何谈渡人?离经叛道也是种修行,世人毁之谤之又岂能乱我心志?”

    宓宫主眼中一闪,轻叹:“佛子真是大智慧,本宫方才竟也是俗世之念,惭愧得很……佛子以为什么是功德圆满?”

    佛子曰:“佛法无边,修行自然也就没有穷尽,是错是对何须挂心?往心安之处寻就是,月损时何偿不是圆满?月满时又岂能说不缺?”

    宓宫主肃然感怀,望着俏公子目光深切:“翠羽!”

    “弟子在!”

    一位羽人从宫主下手走出,上前施礼。

    “你代为师出家,随这位佛子修习佛法,既是往红尘中历练,你便为他的奴婢,他的道侣,学成后将佛法讲与为师听!”

    “是……”那位羽人稍一犹豫,终于施礼应诺。

    俏公子望着佛子偷笑,活该!帮你挡了那么多麻烦,竟敢称我长辈,让你后院起火。

    佛子大急:“别,贫僧红尘中历练已结,正要前往冥界弘法,还请宫主收回成命!”

    宓宫主更是起敬:“佛子舍身之举令本宫汗颜,当中曲折更想一窥究竟,翠羽,小心侍俸,你的族人皆入一等子民!”

    “谢师尊成全!”

    翠羽面露欣喜,显然一等子民的待遇极高

    ,让她再无丝毫犹豫。

    梅寒雨三女面色煞白,幽怨地望着作死的李尘枫,这回可是他自己往家里领,挡又挡不住,宓宫主可是分神境的大能,惹得不高兴,全体道侣难保!

    “宫主,您听我说……”

    宓宫主有些不耐:“佛子无需谦让,就这样定了,我与尘儿还有话要说,翠羽,领佛子等人往青霄宫居住,其余人也退下!”

    说罢长袖一挥,七人的修为尽复,醒悟时已立于殿前,翠羽俏生生地站在眼前,李尘枫无奈,只得随她向下一层落去。

    青霄宫满眼翠绿,灵气浓郁,比域外更适合修炼,翠羽将六人安置好后,羞涩地望了佛子一眼离去。

    房内秦长老、拓跋湖躲在一角观赏佛子家变,梅寒雨三女面露羞愤,蕴酿情绪。

    李尘枫道:“那啥……奚玉、羽霏咱们幸好未成夫妻,你们还是退出吧!”

    奚玉、羽霏一听,怒气尽消,反而有委屈认错的趋势,只把梅寒雨气得眼圈晕红。

    秦长老摇头轻叹,这等随手化去敌意,令风停雨也歇的手段,实在是让人叹服,接着该轮到梅师妹了……

    李尘枫悠然道:“雨儿,难为你还是器宗的智者,宓宫主之意你竟丝毫看不出来,今日她必定会将一位女子嫁过来,不是我,也会是跋扈或者秦长老!”

    众人都是一愣,这是如何谈起?梅寒雨气道:“佛子好威风,三寸之舌就能辩尽世人,我确实不如你,别拿智商说事!”

    李尘枫轻笑:“宫主是如花他娘也是狡辩吗?”

    众人大惊失色,呆呆地看着佛子,从俏公子的表情上看,连他都不知晓,佛子又怎么可能知道?

    李尘枫叹道:“在羽人族的眼中,人类只是奴仆,却为何只对如花另眼相看?如花不跪,立即替他圆场,在他的弱冠礼上就算不屑见外人,内堂之中也无需以假面示人,以她分神境的修为只需模糊了样貌就可,又何需如此大费周章,她在掩饰什么?”

    梅寒雨面色凝重,呆子一跪居然是在试探,他明知俏公子不会跪下,也在他的算计之中,这些疑点一出,确只有他的猜测最为合理。

    李尘枫又道:“如花的样貌和羽人族很相似,同样的柔美,而逸域主的其他子嗣,我虽未见过,但更应该如域主般高大威武,你们有缘见过,可对?”

    众人点头,在器宗分宗创立时,其他子嗣也来过检视,确实如他所说,与俏公子相差极远。

    奚玉疑惑道:“既是俏公子的亲娘,为何又不认呢?一为宫主,一为域主,谁还敢拦?”

    李尘枫叹息道:“拦她的正是她自己,在族人的眼中,羽人族高贵,血统纯净,而如花却没有羽翼,让她根本不敢将儿子带回身边!”

    “玄罗天域藏有如此庞大、修为又极高的羽人族,域主却不试图剿灭,反而相安无事,极力维护,那么只能有一个解释,域主根本就是羽人族的护卫!”

    众人震惊得无以复加,但又不得不信,佛子断言从未错过,更何况分析得严丝合缝,两大天域都是大战不断,只有玄罗天域最弱

    却是最为稳定,难道两大域主也知道他身后的神秘宗族?

    李尘枫苦笑:“宫主一直在逃避,听了我的劝谏才下定决心母子相认,为掩人耳目将翠羽赐给我,将来若有子女,也可光明正大在羽人域成长,人族就不只如花一人在此居住,什么弘法之说根本就是笑话!”

    梅寒雨怜惜地望着佛子:“那该怎么办?”

    李尘枫叹气道:“羽人域等级古朴森严,若是将翠羽退回,连情由都不会问,不死也会打入庶民,族人也会大受牵连,我脑袋都要炸了,你们居然还有闲心吃醋!”

    梅寒雨三人面露惭愧,确实把他委屈得不轻,都是该死的俏公子挑拨,不然也不会让人如此为难。

    李尘枫望向奚玉、羽霏道:“我这人有今日没明日,我死,雨儿反而是解脱,所以决不会放手,而你们进来就是无尽的委屈,三大天域和羽人域你们任选,把自己解脱出来随心而为不好吗?”

    说完推门而去,心中烦乱不堪,不是为她们气恼,而是深深的自责,怎么自己越是逃避反而陷得就越深?天玄大陆的红颜就让人思之心痛,如今又背负这么多,还都是不收就是必死,再如此下去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该不会真的一语成谶,佛祖让自己在红尘中历练吧?

    李尘枫趴在廊上,向远处飞翔的羽人望去,确实有些羽人的翼尖是绿羽,也就是守卫洞口那位羽人所说的女子,白羽的男子对她们很是尊敬,显然羽人族是女尊男卑的族群,就更显其古老。

    古时女子采摘果实,生子繁衍,对生存的贡献远远超出男子,男子虽是孔武有力,面对野兽时却是办法不多,死伤者众,地位自然便低下,直到发明出弓箭后,才渐渐的占据了尊崇的地位,变成外界男尊女卑的社会架构,而还保留原有架构的族群,无不是古老而固执,且等级极严。

    李尘枫勤思好学,对两种架构都是无感,当然自己是男子,对男尊女卑多少有些偏好。

    身后脚步轻柔,一双玉臂从背后将他环住,螓首贴于他的颈部。

    “呆子,你让她俩以后还如何敢守护家门?”

    李尘枫浑身僵硬,梅寒雨还是第一次如此主动,让他混杂的心绪,顿时更掀波澜,这种感觉似乎只在天玄时有过。

    “那啥……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把脖颈向后靠了靠。

    梅寒雨幽幽道:“她们也知道的,只求你不要赶她们走。”

    李尘枫苦笑:“留下当寡妇?”

    “你可以不去的……我也不想你去。”梅寒雨柔声轻诉。

    李尘枫良久没有说话,脖颈向前倾了一下,梅寒雨手臂轻颤,将他的脖颈又环了回来。

    “当我没说,只是想再努力一次,以后不会再劝……”

    李尘枫轻叹:“你没错,是我不知死活,五丑只是其一,我想一位老人了,她把我带大,不知她过得好吗……”

    梅寒雨从那枚玉简知道了他的所有,明白他说的是瞿大娘,点了下头。

    “那就去,就我们俩人,我会好好侍奉她的,不要找理由搪塞,好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cm28 http://www.cm28.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道天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道天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道天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