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二章 行刑

cm28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正文 第九百五二章 行刑
(cm28http://www.cm28.com)    兵哥们退出暗室,乐韵深呼吸了几下,回身将门掩上再走向人渣,最初腿肚子都是僵的,走得很缓,走了三两步快了起来,几步冲到小混混处,一把提起小混混,狠狠的戳了戳渣渣的穴道,将他弄醒,抬手扇人巴掌。

    当初人渣踢她踹她打她脸,必须以牙还牙。

    三狗子在吃痛的“哎哟”声中醒来,在痛楚传至大脑时,脸上瞬间多出火辣辣的感觉,他看不清人,被动的承受着巴掌,“啊啊”痛叫。

    燕行担心小萝莉会像上次一样切渣渣的丁丁,站在门口守着不让兄弟们看,当小萝莉掩门,他改而蹿到窗口霸占住地方,不让其他人看。

    赤十四等人无比幽怨的狂盯队长后背,队长太霸道了

    他们想找柳队求助,柳大校摸摸鼻子,耸耸肩,摊手,他也没办法啊。

    乐韵一口气扇了渣渣几十个巴掌,将小混混的脸抽得浮肿起来犹觉不解恨,抓住渣渣的短头毛倒拖着拖到暗室中间扔地,狠狠的踩了他手腕骨折处一脚,听着他的惨叫才觉解了一点恨。

    小混混两只手腕被踩骨折,但是没有破皮,可见燕大校对力道的掌控有多精准,再被踩一脚,一只手腕粉碎性骨折。

    三狗子双手做环抱势,痛得鼻涕眼泪直流。

    渣渣痛得打滚,乐韵连眼皮都没动,提来自己装有些瓶瓶罐罐的盒子打开,开几个瓶子的盖子,又将背包放地拿出手术工具摆开,一把抓过人渣放躺于地,抓着他的衣服用力一扯将扣子全撕崩,扯坏了人渣的皮带和裤子拉链,粗鲁的将人渣衣服扯掉。

    小萝莉又扒人渣衣服,燕行恨不得去将小萝莉给提走,可是,他忍了看到小萝莉将人渣扒得一丝不挂,他整个人都不好,还得死死的忍着。

    三狗子被剥光,吓得缩成团,想将自己蜷成虾子“你你想干什么”

    “你很快就知道了”乐韵阴阴的笑了笑,取手套戴起来,让人渣坐着,快速的取把剪刀,一手拿起一把镊子钳住渣渣的子孙根,再一刀挥下,如剪香蕉似的剪下一截肉。

    小混混的小鸟没啥好看的,就是比小孩子多点毛毛,大了那么一圈而已,从医学角度来论,发育不全,是需要建议做切皮手术的类型。

    “啊-”男人重要部位被踹都能疼死人,何况是被切去一截,那种痛比万针扎还痛,三狗子亲眼看到自己的二弟被削断,惨叫了一声晕了过去。

    砰,原本坐着的小青年倒了下去,头磕得地,而他被切去一截肉的地方有血涌出来,血流如注。

    砰-燕行看到小萝莉手起刀落的动作,那颗心当时就不动了,待小渣渣砸地,他的心脏才颤颤的落下,再跳动。

    他的额心滴出冷汗,两腿微微向中间靠,腿拼拢,心头也直犯怵,小萝莉太凶残了,那得多大的恨啊

    “头儿,人渣咋了”

    “头儿,小萝莉在干吗”

    一群兵哥听到惨叫声,心脏跟着重重的抖了抖,听那嚎叫声猜小萝莉肯定下重手了,就是不知道是扒皮抽筋,还是在挖眼。

    “没什么,”燕行咽了咽口水,压低声音“就是一刀将人渣给阉割了。”绝对不能说小萝莉是像剪香蕉似的剪了人渣一刀啊。

    哪怕他粉饰太平,没有实话实说,仅那句话也成功的令一群兵王们夹紧了腿,虚汗直冒,小萝莉好凶残

    暗室内,乐小同学一刀切下一团肉,随手丢一边又钳住人渣的小鸟,再次挥剪刀,一刀又切去一截肉。

    五年前那次,几个人渣无耻的将丑东西往她脸蹭,三狗子和李文章最恶心,还想将脏东西塞她嘴里,她发誓有朝一日得势,一定要一刀一刀的切了他们的东西。

    她说到做到,若不将人切了,难消她心头之恨。

    她与人渣们之间岂止是那一次的辱身之恨,还有她奶奶因她被欺辱而受惊后心忧过重以至忧郁过世的仇,此仇若不报,枉为人。

    心中有恨,乐韵毫不留情,剪刀一开一合,刀刀见血。

    “啊-”小混混痛醒,身躯向上仰了仰,又向后仰。

    小萝莉寒着一张脸,又挥刀,小渣渣痛叫一声又晕过去,小萝莉再挥刀,小混混又痛醒。

    小萝莉不断的挥刀,小混混在痛晕与痛醒之间打转,再一次痛醒时,他被女生抓着坐直,低头,两腿间再没了男人的根本,只有血,还有被切成一坨一坨的肉。

    三狗子两眼一翻,没发出痛叫声便再次晕死。

    “当年说过一定要切了你,绝不食言。”将自己当年的诺言付储于现实,乐韵恨意未消,脱掉染血的手套,重新换一副手套和手术工具从渣渣脸上下刀,提取制作人皮面具的材料。

    燕行偷观了小萝莉阉人渣的手段,心中虚汗如雨,他是幸运的,当初误亲了小萝莉,她虽然暴怒的踩了他,骂他是“阉”人,还扔飞他,可她没有趁着他晕过去再做点什么,可见是她手下留情了。

    同样,小萝莉那么凶狠的切人渣,必定是对人渣的恨意达到一个难以比拟的高度,肯定远远不止她在宰黄某渣渣时所说的那样简单,渣渣一定做了更过分的事。

    渣渣惨遭阉割,燕行半点不同情,那群渣对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子下手,毫无无人性可言,千刀万剐都不为过,只有圣母婊伪君子禽兽不如才会同情人渣。

    三狗子再次醒来时连意识都是迟钝的,视线模糊,大脑好一阵才因为剧痛而清醒,只觉全身都痛,最痛的是胯间和脸,像被人拿着尖锐的东西在狠狠的戳。

    他颤动着,发出模糊不清的痛哼,想睁眼怎么也看不清楚,那阵痛一波又一波,渐渐的,他的意识模糊,身上的温度也一点一点的消失。

    当小萝莉从小混混脸上取下一块皮,血肉糊糊看不清原样脸的小混混的身躯也凉凉,他身下有一大滩的血,还有尿骚味。

    血腥味弥漫一室,也钻出窗,令外面走廊都是血的味道,几个亮着灯的暗室鸦雀无声,站在关押小混混暗室外的兵王们也静默无言。

    乐同学提取小混混的整张面皮,放入有药水的瓶子里浸泡,动手摘取眼角膜,再提取渣渣的手指纹皮,之后再从渣渣肚皮上取走一块足够制人皮面具的皮肤,又将渣渣翻身从他背上取走一块皮肤。

    渣渣有吸毒史,肝脏等零部件并不怎么健康,她看不上他的内部零件,好在他的皮肤尚可,用来制作人皮面具也算是废物利用。

    提取到几份原材料,再剥渣渣的脚趾皮肤,人的脚趾纹路与手指纹有区别,但是,如果处理得好,可以替代指纹。

    取完渣渣的脚趾皮肤,乐韵将装皮的瓶子拧紧盖子,拿出一瓶药水,再在渣渣肚子上扎两刀破开一个手术窗口将药水倒进去,又淋了一些在渣渣的脸部和脚、小腿大腿等部位,又拿出一把药粉洒渣渣身上。

    撒了化尸水和化尸粉,收拾工具站得远远的旁观药效,从欧洲和非洲之行后,她又新制出一种化尸粉和化尸水,还没试验。

    化尸水淋在尸体上,血肉腐化时只咕咕的冒出白色泡泡和红色的血泡泡,化尸粉落下,有如火上浇油,腐化的速度剧增,似乎还能闻到肉遇火烧出来的焦味,很快尸体上方冒出白气。

    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化,大约半个钟后地面只余下一滩浊液,没有血液,就是一滩很浑的液体,像是淘米水放了很久很久再晃荡后的浊。

    盯着实验现场,乐韵纠眉,好像还差点什么

    她纠结半晌,提着自己的物品走向门口,实验品虽然不甚成功,好像有些效果比以前的还差,不过没关系,有空再琢磨。

    燕行旁观了小萝莉处理渣渣的全过程,从震惊到平静,最后就只余心疼,小萝莉不仅亲手了结渣渣,还毁尸灭迹,让渣渣连渣都不剩,肯定是有着似深海深仇。

    看到小萝莉向外走,飞快的蹿到门旁将门一把拉开,又飞一样的冲进暗室,有力的将散着清冷气息的小萝莉拥在怀里,轻轻的揉她的脑袋“乖,小萝莉不难过,渣渣都该死”

    几个兵哥因为看不到小萝莉怎么宰渣渣的,心里跟猫挠似的,苦等长达近四个钟,差点站成一朵蘑菇时瞧得队长推开门冲进暗室,皆以冲锋陷阵般的速度涌进暗室。

    队长老大在安抚小萝莉,兵哥们望向室中,赫然发现地板上除了一滩液体和几件破衣服之外并无小混混的的尸体,反应快的几个冲向卫生间,里头也是空空如也。

    查看卫生间的兵哥转身冲到液体旁查看,脸色瞬间五彩纷呈,如果,他们没想错,小萝莉用了传闻中的化尸粉将尸体给腐化成一滩浊汤

    传说中的化尸粉

    吸气,再吸气,兵哥们压住震憾的心情,假装平静的涌到队长身边,七嘴八舌的安慰小萝莉,一致骂渣渣死有余辜,渣渣全该灭光光等等。

    被燕某人拥入怀里,乐韵傻愣傻愣的,半晌没搞清状况,直到耳边响起兵哥们叽叽喳喳的安慰话,下意识的抬头瞅瞅燕帅哥瞅瞅兵哥们,后知后觉的发现还被燕帅哥拥着,呶呶嘴,后退一步脱离燕某人的怀抱,将自己提的盒子塞给他抱着。

    “这里好臭,我要出去透气。”

    “嗯嗯,我们出去透气。”

    兵王们群起响应,簇拥着小萝莉撤。cm28 http://www.cm28.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